苦瓜文学网 > 太虚传记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万古第一位
大荒古城沉于一千五百多年前,那时候青帝刚刚即位。四岳氏对青帝的杀伐之举多有抱怨,却也无可奈何,实力不足只能受人摆布。

吴行风随手一挥,便令大海开道,逼退浪潮千里,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修为可以达到,这是龙神之威。

四岳氏心中感慨,在他脱困之后,没有马上离去,而是跟在吴行风身后,再三恳请,希望吴行风能留他在身边。

要说之前,吴行风绝不会答应,但领悟了虽死犹生的终极奥秘,自然以退为进。

“你被囚千年,如今得了自由,心中必然憋屈,这样吧,你前往炎都去找神女,让他给你安排个事做。”吴行风说道:“你修为几时才能彻底恢复?”

“最少要十二年。”四岳氏想了想,开口说道。

“你如今是何修为?”吴行风皱眉,十二年才能恢复,说明当年青帝手下的振威将军几乎将其杀掉,但他为何还要留下此人?

“太玄巅峰。”四岳氏回道。

“之前什么修为?”吴行风打量此人,身高三丈,怪不得他说与蛮荒夸父有关,却不属于夸父一族。

即使是夸父一族也没有这么高大的。

“真玄修为。”四岳氏并不隐瞒。

吴行风虽然惊讶却也不是特别惊讶,古人修为在胎元之上的有很多,能突破太玄的人族数量虽少,却也存在。

“你的左臂断于何人之手?”吴行风这才注意到四岳氏没有左边臂膀。

“不敌振威将军,被他所斩。”四岳氏如实说来,不像是在撒谎,时至今日脸上已然沉浸在恼怒与愤恨之中。

吴行风自前方走,四岳氏在后跟着,四岳氏不敌振威将军正好说明振威将军布下的霸道阵法无人可以破除,但时隔千年,阵法不可能牢固依旧,吴行风这才有机会强行破开。

“这座古城位于下深海千年而不腐朽,你认为是什么造成的?”四岳氏的本体太过高大,吴行风只能尽量离他远点。

“或许是上方的阵法所致。”四岳氏抬头望向上方将海水隔离的无形气障。

吴行风知道他担心什么,出言道:“这处无形气障不同于灵气布下的屏障,进出无阻,不会拦住你的本体。”

四岳氏闻言微微点头。“龙神为何要把在下安置在炎都?北疆侵犯东海疆土,罪该当诛。”

吴行风说道:“东海势力雄厚,区区北疆对我构不成威胁,只是处理起来比较麻烦而已,叫你去炎都是因为那里更适合你。”

四岳氏点头,不再言语,跟在吴行风身后前往古城出口。

出了大荒古城,四岳氏深深呼吸,他终于出来了。

“谢龙神助我脱困,四岳氏永生不忘。”四岳氏本体被青帝手下的振威将军布下阵法囚禁千年,在吴行风拿走镇压阵法上的战神斧这才有了喘息机会,如今出了海面,心中如何不感慨。

“你手中无有兵器,就暂时拿它充当。”吴行风托着三杖长的黑色铜棍很是不便,不如先由四岳氏保管,等佩奇需要时再给他。

四岳氏闻言心中大喜。

“谢龙神信任,当日我自知必死无疑,便在动手之前将此物藏身地下石屋,未曾想振威将军囚禁我的地方恰巧也是石屋密室。在吸食了大量死气后,这才凝云布阵自东海海面幻化出本体模样,又控制此物与幻化尸身随行,这才得着龙神。”

吴行风点头,“早些离去,莫要节外生枝。”

撵走了四岳氏,吴行风转身后望,熬将军与须有有寻来了。

“末将救驾来迟,罪该万死!”二人惶恐。

“回宫吧。”

吴行风自然不会这怪二人,他有些累了,振威将军布下的阵法虽然时隔千年,却仍然威力巨大,方才强行破阵使它心神受挫,灵气几乎枯竭。

由此可见,振威将军的灵气修为至少在胎元境界。

回到龙宫,一干群臣纷纷前来,他们听说吴行风独自一人与未知死气相搏,心中忐忑寝食难安。

吴行风刚一入座,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便上前一步,恭敬开口。

“龙王陛下,您是万尊之躯,这等小事交由属下去办即可,无须亲自前往,万一伤到了龙体,臣等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能赎罪。”在龟丞相开口之前,此人率先说道。

吴行风抬头看向此人,此人应该是新来的,以前没见过,长的肥头大耳,可能是过于肥胖,讲话之后,停在那大口喘息。

“你叫什么名字?”吴行风虽然在问话,看的却是龟丞相。

龟丞相此时正一脸忧虑,显然他也不知道此人是谁。

“微臣是新来的鱼小肥。”肥头大耳的家伙见吴行风问话,赶紧弯腰回答。

“鱼小肥,你是何人提携?”吴行风虽是龙王却是个不管事的主,基本上大权都放给了龟丞相与几名重臣。

“回禀龙王,是工部禾大人。”鱼水肥脸上堆着笑,他这一笑直接找不到眼睛在哪儿。

吴行风望着脖子上挂着三圈肥膘的鱼小肥,看向众人。“工部禾大人是哪一位?”

龟丞相上前一步,开口说道:“回禀龙王,禾大人在闭关研制新式兵器,未能前来。”

工部主掌东海兵器,所有兵卒将领的神兵利器皆出自禾大人之手。吴行风虽不过问朝中之事,却早就听闻此人,传说此人是个连伏羲剑都能打造的神人。

“鱼大人负责什么事物?”吴行风自己长的清瘦,对肥胖之人甚是好奇,同样是一张嘴,为何这家伙能长成这副模样。

“微臣是禾大人的家丁,因为看门看的好,所以才提拔微臣,主事工部一职。”鱼小肥颤抖着肥肉,开口之际唾沫横飞。

“这......”未等吴行风发话,众人皆是一脸愤然,一个看门的管家居然一步登天主事工部一职。

吴行风也很惊讶,但他不得不给禾大人面子,禾大人性情无常,身拥神技,行事必然与旁人不同,再看鱼小肥被人指指点点,脸上不但没有丝毫怯意,反倒气势更盛。

“鱼小肥,你有何才华敢当工部管事?”龟丞相冷着个脸,必须在龙王发飙之前把此事给解决了,不然他这个丞相也就别做了。

鱼小肥不慌不忙,随口说道:“天下兵器分雌雄,三六九独掌其一。阳世为尊,兵为王,利兵之上,阳取九一。地生三合,天有六九,但凡杀敌制胜皆以生克制害为主,凡兵者为其所,魂归于无形,结以精魂相附,乃神兵也。”

此言一出,当场哗然。

吴行风满意点头,暂且不论鱼小肥此言出处,但看其表,内敛智芒,是个可造之材。

“鱼小肥,你一个看门的奴才能有这般造诣不容易,回头拜禾大人为师,协助禾大人处理工部事宜。”吴行风起身前往寝宫,这帮老家伙难道都不用睡觉嘛!

鱼小肥跪地谢恩,“恭送龙王。”

次日一早,龙宫大殿。

经过一夜修整,吴行风神清气爽,坐于龙神宝座俯瞰下方群臣。

“王后大军现在哪片海域,近况如何?”吴行风沉声开口,扫视众人。

“启禀龙王,王后大军势如破竹,已到北疆六玄门下,不出三日便能攻下北疆都城。”龟丞相上前一步,躬身回禀。

“南海布冲将军何时出发的?”吴行风微微点头,白氿真亲率大军,北疆必灭,南海主动联姻攀附东海,很可能与忌惮白氿真的实力有关。

白氿真乃大荒之神,六神修为,八荒之中难有对手,当日沧吉在白氿真连续开启虫洞耗尽神念,以为有机可乘,拘走她的三魂。

后在女魃指点之下,吴行风不惜三年寿元施展正阳三元做为路引,唤醒白氿真。

沧吉之过,万死不足以赎罪。

白氿真借以玄铁神剑灭了沧吉本体的同时,还灭了鬼城三千万无名冤魂。

其实力可见一斑。

虽然因为斩杀沧吉导致鬼城泯灭而铸成大错,却终究无法否定她的修为。

“昨日申时,南海布冲将军与周冭行别,率领六十万精兵前往西域通道以防兆列候狗急跳墙,自毁前程。”龟丞相如实回禀,没有丝毫隐瞒。

吴行风微微点头,南海布冲是将门之后,必须给于正道旨领,假以时日必能成为东海的一方砥柱。

“本王不在的这段时间,可有大事发生?”吴行风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发现殿中所站群臣有一半是他从未见过的。

龟丞相回道:“自龙王登基以来,琐事缠身,为了东海繁盛日夜操劳。微臣斗胆自作主张,为龙王分忧解难,按照龙王先前废除海神称呼一事进行了深思部署。”

“说说看,你都为本王分忧了哪些事情!”吴行风脸上挂着微笑,龟丞相话中之意是劲他别没事老往外跑,龙王就该有龙王的样子。

龟丞相见吴行风领会了他的意思,便就坡下驴,继续埋怨。“微臣虽代行丞相一职,却无有具体实权,诸多事宜还需龙王亲自定夺,眼下有一事,迫在眉睫,请龙王审定。”

“哦?”吴行风身体微微前倾,故作不知。“何事难住了丞相?说来听听。”

“自古至今,龙王乃万古第一位龙神临世,朝中机制若是承袭旧制恐难合众人心意,所以微臣制定了三省六部制,还请龙王做最后定夺。”

“你说的三省是不是门下省,中书省,尚书省,六部是不是指的吏、户、礼、兵、刑、工?”吴行风心中疑惑,三省六部制度最早在秦汉时期才有迹可寻,龟丞相不可能制定出这么一套复杂的机制。

吴行风言罢,龟丞相愕然呆木,心中之震撼如遭天雷轰顶,魂飞九天,久久之后,这才颤声开口。“龙王之德感召日月,微臣尚未禀明,龙王便已知晓。”

“真是三省六部?”吴行风以为自己听错了。

在群臣瞩目之下,龟丞相激动上前,将一卷册子交给吴行风。吴行风打开后,眉头紧锁。龟丞相所制定的机制与秦汉时期出现的制度大同小异,已经有了后世雏形。

“以此为本,通告东海。”吴行风合上册子,一锤落音。

“微臣尊旨。”